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宝鸡站长网 (http://www.0917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平台 2015 阿里 服务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营销 > 电子商务 > 分析 > 正文

《国家宝藏》捧红这个“非遗”老头,他的淘宝店也火了

发布时间:2018-01-20 14:03 所属栏目:[分析] 来源:天下网商 作者|孙姗姗 毫无意外,《国家宝藏》火了。这个被誉
导读:《国家宝藏》热播,仇庆年的淘宝店销量突然变好了。因为有着更迫切、更质朴的心愿, 74 岁的他还想当网红,李晨也来点赞。老先生说:“为什么要保护,是因为快要死掉了。” 来源:天下网商 作者|孙姗姗 毫无意外,《国家宝藏》火了。这个被誉为“综艺节目

《国家宝藏》捧红这个“非遗”老头,他的淘宝店也火了

《国家宝藏》热播,仇庆年的淘宝店销量突然变好了。因为有着更迫切、更质朴的心愿, 74 岁的他还想当网红,李晨也来点赞。老先生说:“为什么要保护,是因为快要死掉了。”?

来源:天下网商

?作者|孙姗姗

毫无意外,《国家宝藏》火了。这个被誉为“综艺节目清流”的文博探索节目拿下了豆瓣9. 4 分。

《国家宝藏》捧红这个“非遗”老头,他的淘宝店也火了

可今年 11 月,当《国家宝藏》节目组来到苏州找到仇庆年时,他没想那么多,只是觉得又跟之前一样,要跟明星一起上电视了。

仇庆年今年 74 岁,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中国画颜料制作技艺传承人。这种颜料成分与敦煌壁画的几乎一样,能保持上千年不褪色。也因如此,在过去的十几年中,他被全国各地不同媒体报道过。这些声音就像是一块块落入水中的石头,只能激起一层水花,很快就会恢复平静。

但直到最近几天,他才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变成“明星”了。

他或许不知道,到底有多少观众记住了用他的颜料复刻出来的北宋名画《千里江山图》,他唯一感知到的只有两件事。

自 12 月初节目播出以来,前来采访的媒体又多了起来。他乐此不疲,就像《国家宝藏》中那样,他又细心地讲解并演示每一个步骤,不放过任何一次可以展示的机会。

《国家宝藏》捧红这个“非遗”老头,他的淘宝店也火了

此外,很多网友纷纷跑来支持仇老,开了两年的淘宝店销量突然变好了。这几天,全家人发货有时忙到两三点钟。销量最好的是他花了四年写的书,一下子卖了 300 多本。在以前,可能半年都没有生意。

央视的背书,再加上《国家宝藏》在社交媒体上带来的影响力,带火了这个“非遗传承人”。跟一般网红想要有更多粉丝不同,对于出名这件事,仇庆年有着更迫切、更质朴的心愿——希望不要被忘记,希望这次的水花可以激荡得久一些。

满脑子想着不干了,却干了一辈子

50 多年前, 20 岁的仇庆年进入苏州姜思序堂国画颜料生产合作社,拜嫡传老艺人薛庚耀为师学艺。

苏州历来人文荟萃。明代以来,唐寅、文徵明、沈周等江南画工、画家涌现,制作颜料的人也逐渐增多。他们大都采集天然矿物、野生植物等制作颜料,不同人的专长不同,互相借力,比如旅行家、地理学家徐霞客就是制造朱砂颜料的高手。

《国家宝藏》捧红这个“非遗”老头,他的淘宝店也火了

市场需求大了,也就催生了专业生产、买卖颜料的作坊。姜思序堂颜料店就是其中一家,因其高超技艺,甚至出现在了清代宫廷画家徐扬的《姑苏繁华图》长卷中。

华丽的色彩背后,这项工作的苦闷程度,却远远超出仇庆年的想象。延续古代画家制作颜料的古法技艺,一种颜料的诞生,往往要经过敲碎矿石、锤细、过筛、分拣、碾磨、漂洗、下胶等多道工序,周而复始,通常需要一个多月时间。

《国家宝藏》捧红这个“非遗”老头,他的淘宝店也火了

以其中的碾磨为例,不仅碾磨一次需要很大力度,而且每天碾磨时长需要 8 小时左右,根据质地的坚硬程度,持续长达半月至一月时间。这就意味着中途要减少说话次数,以免唾沫掉入,又要尽量少喝水,以免影响进度。

在每一次碾磨时,年轻的仇庆年满脑子动着放弃的念头,但生性好强的他,一干就是一辈子。

这种技艺纯粹依赖手工和时间,要想有多大产量和收益几乎不可能。为了维持企业生存,仇庆年也会成天泡在实验室,研究可以批量化生产的颜料产品,比如试制成了锡管中国画颜料,弥补传统颜料携带不便的不足,此外还有瓶装广告画颜料、软管装广告画颜料和印泥等产品。

57 岁那年,仇庆年从工厂内退,一下子失去工作重心,让他备感失落。另一方面,姜思序堂几经易手,资产流失,早已不如从前。仇庆年看过太多身边的传统手艺随着传承人的离去而永远失传,他也在是否重新开始的困境中。

《国家宝藏》捧红这个“非遗”老头,他的淘宝店也火了

年过花甲,他决定走上申请非遗之路,并以自己的名字为堂号在家里设立了一个工作室。 2009 年 8 月,“仇氏国画颜料印泥工作室”正式挂牌,庆年堂成立。

“为什么要保护,是因为快要死掉了。”

想当网红的“非遗”老头

但保护这门技艺,并不比当初学做颜料来得轻松。

“那时候只要完成工作就好,现在成为传承人开始有点害怕,责任很大。要坚持,才能传承嘛。”仇庆年说。

与《姑苏繁华图》中的颜料作坊相比,大多数时候,当代的庆年堂多少显得冷清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